驕陽似我

作者:顧漫

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

他似乎也是。

心緒一片混亂中,他把我送回了公司宿舍,一路上我們沒有說任何一句話,甚至我下車的時候,他也只是點了點頭。

我望著他的車開走,直至消失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毫無懸念地重新掛上了兩個黑眼圈。

上班音樂響起之前,我不由自主地朝他空著的辦公室看了好幾次,然而上班時間到了,辦公室卻依然空著。

很快張總把我叫進了他的辦公室。“小聶啊,林總有沒有跟你聯系過?”

我搖搖頭。

“我打他電話他關機了。”張總有些著急,但看了看我,也沒再問什么,轉而提起了我爸爸,聊了幾句客氣地送了我出去。

一上午我好幾次看向手機,可最終還是沒打電話。

下午張總又召集我們部門的人開了個短會,說近期工作直接交給他,林總休假出去旅游了。

只是去旅游么……

我心底松了一口氣,可是莫名地,又是一陣胸悶。

我打電話給爸爸,用不帶感情的語調把整個事件描述了一遍,本來想什么個人情緒都不加的,可是說到后來,還是忍不住諷刺了一句。

“爸爸,這算不算有其母必有其女。”

馬念媛她媽當年嫌棄爸爸家里窮,攀了一個當時所謂的高枝,馬念媛則是一聽林嶼森車禍連探望一下都不肯了。她會主動告訴我爸,估計也是想先在我爸那扮下可憐。真是的,難道林嶼森還會賴上她要她負責嗎?

真是可氣可笑、可恨之極。

過了好幾天,林嶼森仍然沒出現,我開始忍不住想,他會去哪里了呢?是一個人,還是和朋友結伴同行?

他會不會走得太遠,干脆想不起我?

不對不對~我這是在想什么。

但是我卻無法克制的,開始莫名其妙地去網上看一些旅游咨詢了。

眨眼就到了周五,中午我跟殷潔她們一起去餐廳吃飯,快要走出辦公樓的時候,卻被前臺叫住。

“聶曦光,有你的信。”

Email盛行以來,我就再也沒收到過紙質信件了。厚厚的信封拿在手里,有一種異樣的質感。

殷潔好奇地湊過頭來:“什么信啊,情書哇?”

我下意識的往口袋里一塞,隨口說:“銀行對賬單。”

殷潔立刻失去了興趣,猜測起今天食堂燒什么了。我一邊隨口應付著,手緊緊地握著口袋里的信。

食堂排隊的時候,我悄悄的拖出信件一角——

那行云流水恣意的筆跡。

是林嶼森的字。

我硬是忍到下班后都沒看。

今天周末,我早就跟媽媽說好要回家的,于是下了班就拿著東西去車站。

上一篇:驕陽似我第三十七章 下一篇:驕陽似我第三十九章

电子游戏地址是s